新闻分类
中华复兴版图(完整版
2017-09-22 10:4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众所周知,领土是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立足之本,而领土的大小,所处又更直接影响到这个国家和民族的可持续发展。对于我们中国每一个关心领土问题的人都知道,近代以来,因为多种原因,中国失去了几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这让中国本来就相对人均很少的空间、资源拥有量进步缩小,严重恶化了中华民族的,对此任何一个真正爱国的中国人都有使故土在适当时候重新回到祖国怀抱,回归祖国版图的神圣职责。

  关于中华复兴版图的说明,首先要说明的是这张图既不是中国现在的实际控制版图,也不是中国历史上任何王朝版图的简单复制,更不是随意的地图开疆。这张图是参考了大量关于边疆领土问题的资料,包括1820年的边界地图。根据中国和周边国家地理、民族、历史等多方面实际情况,结合对中国和周边国家现在和将来的综合国力发展研究,本着比较可行性,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即对于影响中华民族长期可持续性发展的绝大多数被占领土必须收复,这大致要占被占领土的总体成左右,而对于得不偿失,甚至会因小失大,根本就不可能收复的小部分地方,才可以考虑维持现状的原则绘制的。在下面的说明中,同时也对于和接壤国家存在的有些主要边界问题作了必要的说明。

  首先会看到,华北地区:外蒙古这块被新老沙皇直接下出去的故土回归祖国了,外蒙不归,中华不安,外蒙古出去,如同把中国拦腰截断,中国抵御外敌的战略空间急剧缩小。所以不管从国防地理上还是从其它方面上看,外蒙古是必须使之回归的,不管是在适当时候采取何种必要的方式。那种胜则入主中原,万民,败则割据一隅,扯旗的思想是必须进行反对,打击的。不同的是目前外蒙古西北地区和俄控唐奴乌梁海交界地区,关于唐奴山南部和叶尼塞河河源地区,从历史和地理角度作了有利于双方公平合理的调整。因为俄罗斯控制的唐奴乌梁海大部分地区处于叶尼塞河河源地区,出于多方面考虑,同时也为了平稳统一外蒙古,中国可以原则上接受俄罗斯控制唐奴乌梁海大部分地区的现状,但是必须对此段不合理的边界进行合理调整,以利长治久安。即外蒙古西北地区在唐奴山地区的边界线恢复历史上唐奴乌梁海和科布多的传统习惯线,和此处唐奴山分水岭有偏差处以分水岭为准,中国收回包括叶尔津城在内的唐奴山分水岭以南领土,而在外蒙古目前仍然控制的叶尼塞河河源地区给予俄方一定让步,完全以叶尼塞河和色楞格河的分水岭为界,让俄方拥有叶尼塞河流域全部地区。而在其它地区,则完全恢复1727年《布连斯奇条约》的边界了,现在满洲里以北地区被沙俄通过1911年《满洲里界约》和前苏联越境占领的包括阿巴该图洲渚在内的原中国领土约1400平方公里也全部划归我国了。统一外蒙古最佳时刻就是俄罗斯发生国内外严重问题,无暇之时,只要注意,这样的机会很多的。

  因为外蒙古是应该统一的,所以外蒙古在时期通过依仗外军武力多次蚕食占据新疆、等地的多段地方这里就不一一细举了,在以后统一后,根据实际情况通过调整国内行政区界重新划归新疆、等地即可。如其和新疆的阿尔泰山段可以曾经议定的合理协议的阿尔泰山正干分水岭为界,归还新疆布尔根河等地区;哈密地区东北行政区界北移,恢复历史上的新疆、外蒙古的此段边界;西部额济纳旗段同样如此,行政区界北移,恢复历史上内外蒙的此段边界;中部已经划入外蒙古的达里冈爱地区2万多平方公里地方可以仍然划归外蒙古,不光如此,二连浩特东北、达里冈爱西南的突出地带约1万多平方公里地方也可以划归外蒙古,但额济纳旗以东到百灵庙正北的善丁呼拉尔之间约500公里左右地方的行政区界,根据以北地区地形、向南深入距离等多种情况,非直线、很自然连接起来北移几十公里不等,划入地区3万多平方公里左右地方,以作为合理调整交换;至于东部也被划入外蒙古的几小段地方,这里不求各段完全恢复历史界线,而在哈拉哈河段以哈拉哈河河道为界、贝尔湖段还象历史上基本平分调整行政区界即可。从多方面考虑,外蒙古地区面积以约150万平方公里为宜。

  西北地区:相对于1840年前的传统习惯边界线,根据这里目前的复杂实际情况,这里作了一定的有利的战略收缩让步,但收回了被占领土便于中国控制的大部分地区。把历史上长期属于我国的阿尔泰山分水岭以南,巴尔克什湖以东以南,根据当地河流山脉把包括唐朝诗人李白故里,安西四镇之一的碎叶划归我国了。而对于阿尔泰山以北地区和巴尔克什湖西南两个突出三角地带,则维持现状。收复此段领土要注意时机,前苏联当初在划分中亚几个民族国家的边界时,采取了乌兹别克和吉尔吉斯等民族发展,防止其坐大的办法,就是把本来应该划给乌兹别克的锡尔河流域及其以西里海沿岸地区,以及从各方面最适合作为吉尔吉斯首都的江布尔(塔拉斯)及其附近的塔拉斯河中下游流域都划给了当时人口并不多的哈萨克,通过让哈萨克戴帽子,却大力移进俄罗斯族等族移民,行俄罗斯族控制之实。前苏联虽然了,但目前哈萨克北部几州俄罗斯裔居民仍占有很大比例,出去再并入俄罗斯倾向很大,谁也不能什么时候不发生克里米亚换旗一类事件,如发生此类事件,也就是中国收复领土的最好时机,到时等国各取所需,谁也不了谁。如果把需要收复的外西北地区,按照目前继承沙俄遗产的三个国家分为北中南三个外控地区的话,那么北部外控地区问题解决了,另外两段问题也就好解决了。相邻的中部外控地区,其愿意走前苏联和波兰二战后边界依次西移调整策略很好,不走也不影响中国收复失地的决心。相对于主要是在几百年前才南迁到此的族群,中国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汉朝就通过西域长史府有效控制和管理这处领土,在随后的一两千年中,虽然历经风云,但直到清末被沙俄割占前,还在中国版图中,所以中国更有收复和拥有这处领土。最南部的外控地区,因为乌孜别里山口以南地区更是历史上明确应该属于中国的,还有乌孜别里山口以北属于中国传统领土内河塔里木河水系的克孜勒河上游流域,更是应该不容置疑的收复。

  中阿边界:中国可以原则上接受阿富汗控制原中国瓦罕走廊大部分地区的现状,但是在中国收复乌孜别里山口以南的帕米尔高原故土后,目前阿控瓦罕走廊东端的奥克苏河河源流域地区应该收复,以使中国完整拥有新收复的帕米尔高原奥克苏河流域上游地区。

  中巴边界问题,1963年中国和巴基斯坦签订的边界协定没有完全按照新疆喀喇昆仑山分水岭划界,放弃了本来控制的喀喇昆仑山分水岭中国一侧叶尔羌河上游克里满河和克勒青河两河河源地带,大约两千平方公里原中国传统领土。在当时的中巴边界谈判中,巴基斯坦只是放弃了对地图上的部分要求,而我们却把实际控制线中国一侧自己本来控制的传统领土放弃了。这里要指出的,放弃的是喀喇昆仑山分水岭中国一侧叶尔羌河上游克里满河和克勒青河两河河源地带传统领土,而绝不是现在网络上以讹传讹的是什么罕萨,即坎巨堤,坎巨提曾为中国属藩,并且处于喀喇昆仑山分水岭巴方一侧,从1949年直到1963年,更是在巴方实际控制下。现在有些人认为1963年中巴划界失去的是坎巨提,实际并非如此。中巴这里最为的边界线就是以传统习惯线,即以喀喇昆仑山分水岭划界。分水岭中国一侧叶尔羌河上游克里满河和克勒青河两河河源地带传统领土虽然现在已经划入巴控克什米尔地区,但是从中华民族的长期发展看,把历来属于自己国家内陆河流的河源地带让予邻国弊端太多,不管从国防还是其它方面看,都是不利的。中国可以放弃曾经藩属的坎巨提,但是却绝不能放弃这里,所以权衡利弊,还是划在图上。补救措施,利用中方相较巴方交通补给的便利优势实际控制该区,并利用1963年中巴边界协定的临时局限性,争取巴方理解,重新划界。对于原来不合理割让的原中国领土,在适当时候不管通过什么方式收复是可以的,如省图们江口附近等地区,从1949年后到现在,一共分两次从前苏联和俄罗斯收回一些领土。再如1879年的《交收伊犁条约》虽然了在新疆西部的边界,但是因为太不合理、中国损失领土太多且弊端太多,在中国广大人民的反对下,还不是又通过1881年《改订条约》又收复了原划入俄方的一些领土。

  东北地区:从历史上多方面看,其实东段边界、包括中段东部部分按照和勒拿河的分水岭划界最为合理的,但是为了争取世界上其它国家的理解同情和支持,同时也为了言正理顺,让两国不光还有人民理解,还是采取了最低方案。即陆地部分还是恢复历史上的平等条约《尼布楚条约》的边界线,以格尔必齐河和外兴安岭分水岭为界了,条约中的乌第河未定待议地区以完全应该的乌第河主流主航道为界了,以作为中国接受俄罗斯仍然占有阿尔泰山分水岭以北、沙宾达巴哈界碑以西原中国领土的一点点补偿,这里早期割占的和后侵占的沙宾达巴哈界碑以东地区面积是乌第河未定待议地区面积的多少倍,中国够至尽的了。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处于外兴安岭和乌第河以南,以北和乌苏里江以东的两处沿海故土必须收复。是否收复这两处外东北故土,将是衡量中华民族是否真正复兴的最大标志。这两处故土不收复,就不能说中华民族真正复兴。这两处故土对于中华民族的复兴极为重要,不管是从资源上、国防上,还是从对外海洋交通等各方面看都是如此。形象点说,如果把中国比作为一只面朝东方的卧虎,那么以北故土就好比卧虎的天灵盖骨,而乌苏里江以东故土则好比卧虎的虎脸。天灵盖骨和脸都不存在了,虎焉能存矣?所以说,这两处故土必须收复,而且是所有应该收复的故土中最为重要的,是重中之重。另外,对于库叶岛没有划在图上,对此,笔者当初也想把它划在图上,但作了很多研究,说句实话,不想骗自己也不想骗大家,就是在将来不管什么时候,中国综合国力就是超过俄罗斯了,即使不管以什么方式能收复俄占领土,却多数不能收回库叶岛,甚至根本就不可能。因为库叶岛从地理上位于日本列岛北端,早在明朝末年日本松前藩已经开始染指,并且在满清入主中原的1644年,已经把库叶岛和北海道、千岛群岛一样明确划入了代表日本当时版图性质的《正保御国绘图》,随后不久对岛南地区开始了占领开发。到了清朝中期,划时代的1840年前几十年,就已经实际被日俄分占南北,而在日俄战争和一战末期日本又曾两度占领全岛。从现在的各种信息看,日本的实际北方领土问题是整个库叶岛(桦太岛)和整个千岛群岛,也就是俄罗斯目前的整个萨哈林州,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中国既然可以收复外东北领土,而一直盯着北方且人多地少的日本也必然能先于中国抢占库叶岛和千岛群岛,以倾国之力死保。而中国即使发展起来了,也不具备同时和俄罗斯、日本,实际上很可能还有美国同时交恶并战胜的力量,更何况是大规模跨海进攻型的战争。这时中国不是去巩固刚收复的故土,而是再跨海和日本血战,两败俱伤后,俄罗斯将轻松地重新控制外东北领土,我们几代人的收复故土的梦想将,北极熊将成为永远的赢家,中国将什么都得不到。所以不管日本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友好也罢、敌对也罢、喜欢也罢、厌恶也罢,在这点大家都不能带有任何感彩看待这个问题,而要实事求是看待处理这个问题。这在同地区是和俄日等国同时交恶,还是反之让俄罗斯单独承担中、日等国的压力,将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结局。这点稍微有点战略眼光的人都可以明显看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是巩固已经收复的主要大部分领土,还是想前功尽弃再和日本干,任何一个负责的都不会这样做,任何真正爱国的人民也不会要求这么做。那种其实心里明白,却故意装糊涂要把库叶岛和外东北领土一起收归我国的想法是不合实际的想法,其实是想中国什么也收复不了,目标定得太大有时会连什么都得不到,这属于极端自大。相对于极端自大,对于可以收复的外东北地区故土也不仁的极端自卑思想更是完全错误的。对此,笔者反对极端自大和极端自卑两种极端思想,提倡中间方案思想。还是那句话,在有关收复故土问题上,根据实际情况,对影响到中华民族长期发展的大多数领土,必须收复,而对于小部分根本就不可能争到的,会因小失大的,为了大局,当不争应该有所不争,局部利益必须服从整体利益,必须保持正确认识。

  关于中朝边界问题,中朝本来已经通过1909年《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了中朝边界,肯定了江源地方自定界碑起至石乙水为界(界碑为白头山东南约5公里的穆克登碑),从而确认了中国对主峰白头峰(白头山)以及天池的完全主权,基本上不存在边界问题。但是朝鲜战争结束后不久,朝鲜对已经存在的边界条约视而不见,对其连在日本时期都没有能割占的中国鸭绿江和图们江两江源头地区,还有两江上的岛屿提出了领土要求,在这种情况下,中朝进行了边界谈判。结果1962年《中朝边界条约》使中国失去了很多本来控制下不应该放弃的领土,而且都是些意义重大、极大中国人民感情的重要地方。其实完全应该按照国际惯例,两江划界应以鸭绿江和图们江主航道为界,两江上的岛屿同样也应该以此原则划分,当然鸭绿江口中国一侧的薪岛和绸缎岛,还有黄金坪等岛屿应该理所当然地划在我国版图上,目前朝鲜控制着鸭绿江主航道中国一侧不但有以上三个主要岛屿,还有一些其它岛屿,非常不合理,不符合国际上关于河流划界的常规,并且严重影响了象辽宁丹东港的对外交通等。至于两江源头地区,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有些人误以为天池是鸭绿江和图们江两江之源,这是完全错误的。鸭绿江和图们江源头都在南麓,而天池位于主峰以北。天池之水只与松花江相连,是中国内河松花江主要源头第二松花江的发源地,是地地道道的中国内湖。目前的边界现况把原来一直属于中国的天池部分和第五松花江源头,还有主峰白头峰完全让给朝鲜,是完全不适宜的。在国际上,一般还没有哪个国家把自己国家本来拥有的主要河流发源地让给邻国的,这样后患无穷。对比一下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东北地区老地图,就会发现和目前出版的地图变化。就是对于友好国家,我们可以在可再生的粮食等物资上进行援助,但是对于完全应该属于自己的领土,还是要的,不能迁就对方。退一步讲,就是作一定让步,也是有的可以让,有的绝对不可以让。如以鸭绿江和图们江主航道为界这点基本原则不可以,当然两江上的岛屿也必须以此原则划分。中国内湖天池更是绝对不可以让。如果一定要让步些的话,只能考虑白头山地区,在确保天池全部地区和松花江各个源头地区都在中国一边,退一步即使不以历史上的白头山地区穆克登碑为起点,而以鸭绿江和图们江两江之源向白头山主峰延伸,两江源头之间以白头山分水岭为界,白头山主峰仿中尼珠穆朗玛峰模式,一方一半,既照顾了双方的民族感情,又能叫大多数人接受。此方案为我方最大极限让步方案,除此以外,我方不能再作任何丝毫让步。按此,本图中白头山地区也恢复上世纪五十年代地图上的边界线了,收回了整个天池和白头山部分地区,包括历史上一直属于中国的内陆河松花江的五道白河河源地区。只有这样,对双方才是最合理的,才能利于双方人民的真正长期友好。收复这些地方,宜在半岛南北统一前解决最好,代价也最小。反之,付出的代价将远大于统一前。还在那句话,首先先行实际控制以上应该收复地区,占据主动再通过正式谈判划界。

  西南地区:除了现在的印占藏南领土,还把原属于我国的印占克什米尔喀喇昆仑山脉分水岭以东以南,包括班公湖全部和什约克、楚舒勒、东堤、默西亚在内的约二万平方公里原中国领土划归我国了。这些领土原属藏属拉达克地区,是在清朝末年被当时的英印殖民军侵占的,居民属于藏族血统,讲藏族方言,藏传,应该划归中国,我们在适当的时候完全可以收复。收复这段领土,我们的新藏公就可以从叶尔羌河边的艾木里克盖曼道班改道走喀喇昆仑山口,沿着喀喇昆仑山东麓海拔较低的什约克河大峡谷地带,直到狮泉河,这是历史上新藏交往最为便利之道,只要加强,可以基本常年通车,而现在的新藏线连正常通车半年都不能。收复喀喇昆仑山脉分水岭以东以南领土,不光便于新藏两地交通,同时也改变中国此段边界险象环生的极为不利态势,有效的了藏西和南疆地区的安全。藏西地区如果不以高昂险峻的喀喇昆仑山脉分水岭为界,而是后退在无险可守的班公湖边等地划界,国防安全是不能得到长期的。对于有些人喜欢说中印边界划界要互谅互让,其实是中国单方面让,如果一定要让的话,中国最多只能放弃原属中国札达县,早被印度实际控制的原中印边界中段、传统习惯线中国一侧的恒河主要源头阿勒格嫩达河河源地区,但是具体划界不能越过此处分水岭。除此以外,别处中国不能再作任何让步。收复藏南、藏西领土,要立足于军事方式,这不是谁喜欢战争,而是除非进行第二次对印自卫反击战,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即使印度再进行穷兵黩武,中国也完全有这个实力,只是要有幻想,在合适时间敢于决断的决心而已。

  中尼边界问题:1961年的《中华人民国和尼泊尔王国边界条约》划定了目前的中尼边界。在划界中,中国作了很大让步,放弃了争议领土的绝大部分。在具体让步中,主要就是按照传统习惯线,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由原来中国独有改为自峰顶划界,双方各占一半;另外一些地段,包括几个山口,也由原边界在喜马拉雅山脉一些地方的分水岭以南退为山脊,即分水岭为界。虽然如此,相对于极大损害中国人民感情,把中国主峰白头山全部独占、内河松花江之源天池部分划去的1962年《中朝边界条约》,毕竟基本还是可以接受的,哪怕是勉强接受。因为多方面原因,如无特殊问题,中尼边界可以接受现状,一般不再作变更。

  中锡边界问题:目前的中锡边界是根据1890年的《中英藏印条约》划定的,虽然中国失去了亚东西北和西南一些地方,但是边界线主要还是沿着喜马拉雅山分水岭划的。因为目前锡金已被印度非法吞并多年,原来的中锡边界实际已经成为中印边界线的一部分。在这里,相对于无法接受的“麦克马洪线”,除了锡金北部的手指地带确保在中国外,其它各段也可以采取实际默认处理办法;反之,也可以利用,必要时也可以越过这条线,进行第二次对印自卫反击战,一劳永逸的解决中印边界问题。

  中不边界问题:中国和不丹边界虽然从未以条约或协定正式划定,但两国间存在着一条传统习惯线,

  目前传统习惯线平方公里领土成为争议区,其中东部的墨拉萨丁地区3300平方公里领土因为被印度侵占的达旺隔离而为不丹独占,西部590平方公里和北部600平方公里两处领土基本上处于中不双方共同管理、交叉巡逻状态。从正在进行的中不边界谈判开始,应该结束动辄放弃、退让的方针,而应采取先行实际控制,能争多少就力争多少,绝不能急于签约,在没有达成合理的边界协议前不签约,天塌不下来,中国更不会因此就会到存亡的关头,不要过分夸大渲染急于解决划界的重要性,拿割地换来短暂几年瞬间的所谓友谊太不值得。友谊是可以变化的水中月梦中景,一时得到了也会失去;而领土失去了就不会再回来。我们不能再陷入中国近代以来总是“败也吃亏,胜也吃亏;弱也割地,强也割地”的怪圈。更不能验证这样一说:“只要是跟中国提出领土有争议的国家绝不会空手而回,最后解决都是你一半我一半。在当今世界,中国的领土争端界上是罕见的。所以,只要是跟中国接壤的国家都在跟中国“讨”领土。”签订条约的实质是争取国家利益最大化。条约的签订是参与国各自为本国利益进行激烈博弈后的结果。而世界上只有中国,只有,不尚博弈。对于领土,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不能采取对国家对民族不负责任的轻易求和办法,属于自己的领土,不该放弃的一寸都不能放弃,除非对方拿我方需要的领土来交换调整边界。还是那句老话:在国际关系中,只有的利益,没有永久的朋友。在条件和不利于己时,不要急于彻底解决边界问题,可以等待适当时机解决。

  中缅边界:首先要指出的是目前的中缅边界大部分基本是根据非法无效的“麦克马洪线”缅甸段划的,乘人之危、所定的“一九四一年线”更是不平等的。在当时的中缅边界谈判中,因为中国的巨大让步,1960年签订的《中缅边界条约》使中国失去了本来可以不放弃的国土,有些甚至本来就是在中国控制下的,如不平等的“一九四一年线”西国土更是在当地人民渴望归属中华的悲愤中撤军放弃的。签订的结果对后来的中尼、中巴和中印边界谈判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负面影响,实际上为中国解决同其他邻国的边界纠纷增加了压力和障碍,这也是在随后的边界谈判中频频做出让步的原因之一。虽然1960年签订的《中缅边界条约》使中国失去了原属于中国的领土,但是从尽量两国关系,只作了少量必要的边界调整。即收复原来一直属于我国,生活着抗清义军的滇西果敢及其以南的南马河以北地区;滇南西双版纳地区则以南览河为界调整边界。具体从南览河目前的界河段继续向下游澜沧江延伸,直到和澜沧江(湄公河)汇合,南览河和澜沧江以北地区归属中国,南览河以南地区归属缅甸,以增强发展我国国防等工业紧缺的橡胶种植业,这些地方历史上属于我国清朝云南整欠土司辖地澜沧江西部分。另外原滇西陇川县的铁壁和虎踞两关故地因为国防等多方面需要也划归我国了。作为补偿,现属我国的高黎贡山分水岭以西的整个独龙江流域和片马地区则没有划在我国地图上,这些地方都处于我国滇西北和藏东的高寒山区。其中中国控制的独龙江上游人烟稀少,只有几千人,居住着缅北主要民族之一的独龙族一小部分,而缅甸控制的独龙江下游地区则居住着独龙族主体。独龙江是缅甸主要河流伊洛瓦底江的上游地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可能的情况下,不渴望拥有自己国家主要河流发源地和上游地区的,不光民族感情上的,而且国防安全,水源安全等问题对一个下游国家非常重要,而缅甸在上世纪中期的边界谈判中也曾经希望从尖高山以北以高黎贡山分水岭为界,以全部拥有独龙江流域等地,并且主要为此导致边界条约迟签几年。而这里对中国虽然不能说一点价值没有,但处于热带的南马河和南览河以北等地区对中国各方面的重要性远胜于这里却是事实。中国不缺少高寒地带领土,却极为缺少可以发展橡胶等战略物资种植业的热带地区领土,鱼和熊掌兼得当然是最好的,但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下,中国在缅甸渴望拥有的伊洛瓦底江上游地区给予缅甸补偿,以换取缅甸在南面低海拔、低纬度热带地段上的让步完全值得。对于中国,面积大致相当的热带领土价值远远大于同样面积的高寒地带领土。这样的边界调整方案对中缅两国是都是有利的。当年对于边界谈判我们该的地方没有,可以作为交换的却又下来。最后既然把野人山等地区几万平方公里领土让予缅甸,却又保留这几个从国防地理上对我国特别不利,经济发展没有什么好处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是因为过去的片马事件在国内有影响吗?不知道,让果敢中国抗清义军在外军的下呻吟更牵动亿万国人的心?在上世纪建国初期的中缅边界谈判中,不是提倡双方合理调整边界吗?今天,只要合理,仍然可以。处理办法,可以利用目前以上应该收复领土多处于其民族地方武装、甚至华裔领导武装控制的情况,先行实际控制,再进行边界调整谈判。

  中老边界:目前的中老边界是法国乘中国甲午海战新败之机,通过1895年的《中法续议界务专条附章》划定的。在划界中,法国划去中国云南西双版纳东北地区十二版纳之一的勐乌、乌德等约3000平方公里国土,引起了中民的。但是因为目前的边界线东北部和东部基本是以我国境内南腊河和老挝境内的南乌河诸支流的分水岭划的,边界明晰,有利双方实地管理。同时也为了照顾老挝控制南乌河流域的完整性,中国可以不再直接要求收复勐乌、乌德等地,而是要求老方在其靠近澜沧江(湄公河)的西北地区给予中国适当补偿。具体为老方退出目前中老双方都控制部分地区的南润河流域及其以北地区,直到澜沧江,由中国全部拥有南润河流域及其西北几个澜沧江小支流流域,中老边界可以完全以分水岭为界。以上通过补偿收复地方和临近的澜沧江以西地区一样,历史上都属于我国清朝云南整欠土司辖地,直到1896年才被分别控制缅甸、老挝的英法两国以澜沧江为界分割,其中南润河边的芒新还是当时的土司司署驻地之一。

  对于中越边界云南段,则把历史上一直长期属于我国的云南金平县南的越南封土县北过于突出部分地方划归我国了,具体为:从目前金平县马鞍底乡的中越独角城交界点附近的楠贡河南支流发源地顺此支流向西延伸,直到和金河镇南的藤条河汇合,以此为界。1885年《中法新约》的边界条约使中国这段不光损失领土太多,而且太不合理,因为国防等需要这里收复很少一部分是完全可以和必须的。

  华东地区:不光目前没有统一的岛,就是连现在没有明确划在我国海疆线内的,也划在我国海疆线内了,在这点上,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特别又是自己能力以内的,最忌举棋不定。曾经为中国藩属的琉球群岛被日本吞并已经使中国各方面损害巨大,今天对于东海架边缘的再也不能退让了。目前最要紧的是出版的地图上应该把列岛象明清地图一样明确划在我国海疆线内,公开宣示主权,而不是采用目前地图上实际地位待定的模拟两可不标注划法,以显示中国人民收复和列岛的决心。目前可以保持在其12海里领海内常态化正常巡逻,待适合时候再登岛驻军。

  中南地区:中越陆地边界起点以北仑河河口为界,河口中国一侧的茶古岛等地也全部划归我国了;至于内陆边界,客观上讲收复目前主要属于越南的高平、谅山两地区才是最为合理的,这两个地方历史上长期属于中国,属于珠江流域,土著居民和我国广西西部居民一个血统,语言相通,而不属于越南的主体民族京族,只是在被越南占有后,直到几十年前才被人为的按地域分为两个民族。因为有些原因,这里还是采取了最低方案,只是把历史上曾经属于我国的广西靖西县西南,现在越南广渊县城东北河流以出地带的中国故土划归我国了。

  南海方面,历史上一直长期属于我国的南海诸岛全部划在我国海疆线内了,历史上属于我国的南海诸岛一个都不能少,只要我们下决心,收复目前被东南亚几个狐假虎威小国的岛礁是不成问题的。南沙问题,1950年春夏之交,在海南岛解放后,海军从南沙主岛太平岛撤军,存在了几年真空时期,这本来是我们收复南沙群岛的最佳时机,但是被我们错过了。如果当时在南沙除了太平、南威、中业几个主岛外,其它岛屿就是各只驻一个排,驻军总兵力最多不超过一个海防团,也决不会有今天这些问题。当时的海军实力再小再弱,也丝毫不影响收复南沙群岛和长期驻守的。要知道,当时的海南潭门渔民可以靠木船到南沙捕海产,卖到新加坡再回来的,难道一个国家的实力还不如普通渔民?补给再难,不如朝鲜战场空中绞杀下补给难;补给物资再多,没有朝鲜战场消耗的和几十年来的援外物资多。亡羊补牢犹未晚矣,现在收复还不迟。但是不容置疑的适宜早日解决,不宜久拖,越是引尔不发,越是,越是会向复杂局面发展。南沙群岛要立足于军事方式收复,幻想靠不战而取是不现实的,更是误国的。另外还需要值得指出的是我们当初让越南控制本来属于我们,并且实际控制的白龙尾岛(夜莺岛)是失策的,更不应该在北部湾的划界条约中进行进一步确认,退一万步讲,就是要放弃收复和确认,也应该等南沙群岛问题解决后再确认也不迟,天更塌不下来。

  据笔者计算,此中华复兴版图领土面积共约1240万平方公里,在现在的960万平方公里领土的基础上,共增加了约280万平方公里原中国领土。对于可能有些人喜欢以这样那样的口号反对此文观点,既什么不放弃一寸领土,最可悲的是你真的没有放弃一寸领土吗?实际上你在唱,假设按照你的观点操作,实际将放弃的更多。实际上你对于国家领土问题很少关心研究,或者根本就没有做认真可行性研究,没有做过好的积极宣传,没有为国家提出什么好方案。别人在研究后,提出什么好的方案见解,你这时却出来乱反对,似乎只有你爱国,不知道你这样,其实在误国。另外对于有些国内低能儿软骨头喜欢跟着叫什么“”,笔者不知道什么叫“”,只知道中华民族失去而应该收回的东西太多太多,这个方案已经够保守的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中国韬光养晦十几年,夹起尾巴,得到了什么?还不是得到了“”这个帽子,让他们尽情地叫吧,有些国家就不喜欢中国强大,希望象他们希望的那样软弱,以供他们随意宰割,对不起,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返了,让他们做美梦吧。中国就应该做生机勃勃的虎,而不是做什么人都可以咬一口的什么所谓雄鸡,其实在别人眼里实际是肉鸡还差不多,要知道喜欢把自己称为雄鸡的人,可能本意是想给人一种爱好和平的象征,不知道适得其反,雄鸡才是既好斗而又的。当今世界,只有强者,才能赢得别人尊重。这也是前苏联选熊作为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吉祥物,美国把鹰定为国鸟的原因。

  对于少数个别人鼓吹什么领土论,好像今天地球人长大了,一个国家领土大小已经无所谓了,可以通过贸易立国等等,就能使国家强大起来。不知道世界上这样的国家在综合国力等上多是脆弱的,如新加坡看似经济发达,其实只要周边稍一变化,不说战争,就是周边国家对其停止供应淡水等生活物资,就会陷入恐慌。再者孟加拉国十几万平方公里领土,而且很多地方还处于资源匮乏的沿海河口洼地,却生活着一亿几千万国民,人均各种资源很少,现在属于世界上最贫困、最没有发展前景的国家之一。反之俄罗斯通过巧取豪夺其它民族的空间,目前拥有1700多万平方公里领土,而却只有不到1.5亿的国民,使其即使是在刚从前苏联出来的虚弱时期,一般人却还能过着汽车加城外别墅的浪漫生活。至于同样地广人稀、真正地大物博的、等国家的国民生活就不需要多举了。更可能有人幻想,可以象当今美国一样搞美元霸权来全世界的财富,而不是直接追求领土大小,不知道美国搞美元霸权正是靠其扩张得来的肥田沃土发展起来的实力做后盾的,中美目前领土虽然面积看似相差不大,但宜居面积中国远小于美国,中国近代没有开拓领土,却把自己本来拥有的外东北上百万平方公里肥沃的沿海领土割让出去了;水草丰美的外西北几十万平方公里领土同样如此;面积达一百几十万平方公里,资源丰富的外蒙古更是被出去了。而实际上美国近几十年来还在作一定扩张,如西太平洋的北马里亚纳群岛等地就是二战中新占领,后来合并的。在当前世界很多国家的情况下,美元霸权也不能永远实行下去。所以说,对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来讲,只有领土才是真正的真金白银,才能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不管在什么样的国际中都能下去,俗话说就是旱涝保收。这个道理过去是正确的、今天是正确的、明天还是正确的,永远都是正确的。

  至于有些人的说边界条约一经签订,就不可以变更。那要看是什么样的边界条约,真正公平合理的边界条约当然是要遵守的,而那种不平等的条约,或者不合理违反人志的条约还是可以修改的。什么根据国际法的一般原则,一个国家在国体改变和新成立后,对旧同外国签订的的或其他性质的条约可以继承或不予继承,但对划定边界的条约一般应予继承。按照这样,岛和省也是明确割让给英国和日本两国的,怎么岛还不是连新界等地一起收复了?省怎么更是定为核心利益,一定要统一呢?有人又会说,日本是二战战败国,应该侵略,可是英国却不是呀?还是战胜国之一呢!还有俄罗斯不遵守平等的《尼布楚条约》等条约的边界线,多次一而再、再而三的地中国领土,后签的边界条约往往都是在前约已经明确划定边界的情况下,进一步割占中国领土,这又怎么讲?朝鲜对已经存在的《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边界条约视而不见,对其连在日本作后盾时期都没有能割占的中国领土提出领土要求,这又怎么讲?别人不遵守,而你却不管边界条约是否平等和合理,自缚手脚而又的单方守约思想不是书呆子思维,就是典型的行为,根本就是站在削弱中国的敌人立场上,将遭致全中国爱国人士的反对。对于可能还有人会以什么国际上的50年占有时效问题来反对收复传统领土,这是历史上侵略者侵占别国领土的借口,不必当回事,虽然我们尽量争取在侵略者侵占中国领土的一定较短时间内收复,但是必要的线年完全不成为我们收复领土的障碍,只要我们是和必须的,还如岛就是1842年明确割让给英国的,离收复的1997年已经155年了,3倍多于50年,还不是收复了。所以说以上有些反对收复领土的思想都是错误的,自相矛盾的,更是站不住脚的

  对于还有人的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就是相同的国家边界定在什么地方并不重要一说,更是不值得一驳,1960年前后三年,中国很多地方发生了大,当时继承了沙俄遗产的的前苏联却连普通人都过着奶油加面包的生活,对此还需要再多说些什么呢?所以说边界是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边界线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不容任何,而边界定具体在什么地方更是重要的。

  最后的话,捍卫国家领土主权,不光要有守土有责的意识,更要有必要时力争和博弈的决心。还有需要策略,要注意抓住机会、军事方式和和平方式相结合,争取先实际控制,再通过边界条约法律确认。没有机会要积极创造机会,不能消极等待。国家实力是处理对外问题的基本,收复领土需要实力,而最为重要的是拥有收复领土的实力时,要敢于和正确使用实力。没有实力,就是搬出再多尘封档案和赚取再多国际同情都没有用;拥有收复领土的实力而不敢于运用实力、不但没有在适当时候收复领土的意识,甚至会把自己本来拥有的内河、内湖等都轻易送人,才是最为悲哀的。有实力而继续放弃国土,那是对国家对民族不负责的,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历史罪人。对于需要收复的领土,不要都总是不负责任的寄希望于下一代,往后拖,时机到了,能解决哪里就哪里,能收复哪段就先解决哪段,别的暂时不宜解决的,可以继续等待和创造机会,直到全部收复为止。不要时机到了不敢于运用,优柔寡断、当断不断,机会。这点,我们应该有收复领土的长期战略计划,而不是想一步走一步,这样才能中华民族收复领土大业的成功。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unlimiteddsdownload.com 版权所有